媒体报道

首页  |  学院动态

[浙江大学报] 车淼洁:接纳不完美

作者:车淼洁 发布日期:2021-02-01 访问次数:0

张爱玲曾言:“人生就像一袭华美的袍,里面爬满了虱子”,每个人都有不完美的虱子,我们要做的是去接纳它的存在。无论是来自家人、自己亦或是生活,那些被我们接纳的不完美终将成为我们向前进的动力。

接纳自己的不完美

上学期末离园式晚会,全体辅导员都要上台跳舞,一个都不能落。排舞第一天,走进舞房,看到落地镜里身材变形的自己,内心说不出来的自卑,忐忑不安,于是自嘲“既没有跳舞基础,又没时间勤加练习,怎么可能跳得好?”
  舞蹈老师把动作分解了一个一个教,我心想“只要动作跟上,不求跳得多美”,教了很久,最后整体来几遍,一起学的同事都会了,只有我,一拍没跟上,就傻愣在那儿,于是又自我安慰“哪怕到了台上一紧张全忘了,也应该接纳自己,毕竟这不是我强项”。
 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,排舞时反而放松许多,渐渐地也就不排斥和畏惧这个事了!晚上回到家想起来就练一练,几天后,居然也熟练地掌握了动作!
  有些同学因为录取分数比别的同学低或其他各种原因,对课程没有信心,心理上败下阵来,抗拒它,畏惧它。其实,换一种心态,接受自己的基础不好,把学习这门课的期待降下来,接纳自己学得慢、学得吃力、不会考太高分数,这样想,心态会舒坦很多。哪怕挂了科,也能理性地看待:“这是因为具体的原因,比如基础或天赋不够,比如努力和投入较少,导致了成绩不理想”,这样想就不至于太自责,不至于怀疑自己,更不会否定自己。并且,“挂科”只是暂时的,“慢热”的孩子也能成功。
  再积极上进一点,如果知道自己基础薄弱,有意识地多下功夫、多用心,可能就会取得明显的进步,取得不错的结果。

接纳生活的不完美

期中考试时,有一位女生缺考,我打电话、发短信均未回应,我有些着急,联系了她母亲。几小时后,她母亲从三四百公里外坐高铁赶到学校,把她“找”了出来,并“教育”了一晚。
  第二天,女孩主动向我“道歉”,解释原因,并在QQ上发了很长一段话。原来,从小到大母亲很强势,给她安排好了道路,她喜欢画画,高考想走艺术类,被母亲拒绝,为了进浙大而报了提前批专业。
  那天下午滂沱大雨,她答应和我见面聊,全程她从啜泣到大哭,边哭边诉说其实她真的不喜欢理工科专业,高考前她下决心要考个好成绩,是为了以后再也不念数学。但是,高考后,她没能说服母亲。虽然现在她也能理解妈妈的心思,也觉得靠画画不可能养活自己,但自己内心还是无法面对数学类课程,感觉很痛苦,这才大二,不知道怎么坚持下去。
  我说,每个人的生活里面不可能都是自己喜欢做的,擅长做的。你现在思考清楚这个本科学位是否要拿,如果要,那就要修完这些课程,这是你无论如何绕不过去的,而你的兴趣仍可以保留,比如一周一次,作为自己的奖励或放松?
  她其实从没上过培训班,都是自己涂涂画画。我很惊讶,那怎么报艺术专业,都没基础啊。问她想学吗?她说想。我说你可以周末选报一个最想上的绘画班……听我说到这里,她停止啜泣,慢慢的眼里也有了光。
  生活常常不尽完美,我们能做的,就是适应它,与它和解,在认清“主责”“主业”的前提下,用业余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,平衡内心,保持生活的热情。

接纳家人的不完美

有一个女孩,绩点4以上,并未在我的关注名单中,然而几天前,我接到她妈妈的电话,说女儿每天晚上做噩梦,梦里有人要害她,她极度害怕,告诉妈妈坚持不下去了,想休学。
  我陪着女孩先去了心理门诊,在回答医生时,她自述以前就是比较自责的性格,比如忘带宿舍钥匙,向宿管阿姨借钥匙会愧疚自责。
  回去的路上,无意间我问起,“你爸爸和妈妈工作地点不在一起吗?”她道出了原委。原来父母在她四年级时离婚,父亲对母亲有家庭暴力,这让她从小害怕父亲,也害怕男性。母亲对她也很严厉,即使是很小的事情,也常常遭到妈妈“神经质般”的斥责,她不理解,她一直记在心里。
  我听着非常难过,每一个“问题”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“问题”家庭。
  在一起等候办理休学手续的时候,她和我讲得越来越多,我也了解到越来越多。我劝她,试图去理解当时妈妈的情绪,去理解并且解开这些“心结”。在我的指导下,她慢慢打开了心结,她说“是啊,我妈妈确实不容易,对我严厉苛责,是当时背负着婚姻带给她的各种不好的情绪。”
  还有一位“大五”的男生,比较严重的抑郁状态一直影困扰着他,难受时,他会找我聊。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经常打他,“拖到门口的树下,用衣架打”,“打完问我服气吗,不服气就继续打,还不准我哭”,他到现在都不愿和父亲多讲话,母亲这几年脾气好了很多,还能说几句话。
  后来我们见到了他的母亲,母亲说一直到现在家中背负着债务,在孩子小的时候,生计压力很大,所以对孩子不够耐心和克制。而这些是孩子从来不知道的。
  没有人是完美的,我们的父母也一样。那些不愿回首的过往,沉重的童年,以及两代人间永恒的“代沟”,都像一座大山,横亘在我们眼前。最糟糕的方式是迎头撞上,头破血流。而最好的方式是跨越过去,接纳它的存在,从高处理解它并试图和解,然后继续往前看,向前进。
  我的育人理念:你的成长,我愿陪伴,你的成才,我的骄傲。

《浙江大学报》2021-01-22 第776期